《流浪地球2》:“中国式科幻”及关于未来话语权

 国产科幻巨制《流浪地球2》终于在春节档和大家见面,我个人认为第二部比第一部的情节更复杂,人物更丰满,整体上的技术、艺术上都有更优质的表现,可以说完全超越第一部。很多平台的网友都自发发帖讨论这部电影,给出五花八门的解读。有人戏称它为春节档的“王炸”、中国科幻电影的又一座里程碑。

这部电影的成功首先源于尊重类型电影的创作规律,它对科幻片类型程式的继承和创新都得到了影迷的认可。影片在情节设置、视觉特效、布景道具、演员表演、音响配乐以及科学逻辑的严谨、包括细节的处理上,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比如影片开场不久后的无人机危机那场戏,场面调度、特技、表演都匹配得相当精准。据说这部作品的置景面积是第一部的10倍,达到100万平米,相当于126个足球场。将近3个小时的影片保持着紧凑的叙事节奏,其中太空电梯、月球坠落、数字生命等段落的激烈程度和科幻感可以说惊艳四座,重场戏的硬核程度和壮观程度令人叹为观止。观众对影片表达喜爱的方式各不相同,比如有人对不重要的过场和看似不重要的细节进行了细致的讨论,比如CG技术还原的达叔、机械狗笨笨、门框机器人、无人机、工程外骨骼等等,还有人在社交软件上为影片的科技专业知识点作义务讲解。

第二,这部电影有思想。主创团队不仅在视听效果上追求极致体验,而且在思想深度的表达上也去努力做了一次极限运动。可以感觉到他们对于科幻片有研究并且在寻找突破,优秀的科幻电影本质上都是哲学电影,在高度的假定情境下,这些作品会去探索人类的很多终极问题或者边界问题。相对于感官体验,《流浪地球2》的哲学维度耐人寻味,更加得到影迷的关注。比如它讨论人的本质是什么?意识等于生命吗?什么是自我?如何定义真实?人工智能的伦理如何界定?人类文明的终极或者说归宿是什么等等。比如在很多影迷群中,影片引发的关于数字生命的讨论异常热烈,某网站至今已有50万影迷自发写下评论。刘德华饰演的图恒宇是叙事的亮点,他在影片中被人工智能称为人类命运的“变量”。图恒宇对于数字技术的认知和应用灌注了人类的感情,正是他最终以数字人的身份完成了拯救世界的任务。可以理解为,人工智能不一定是冰冷的、纯粹理性的,感情也是自我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设计特别具有启发性,特别有创意。

第三,《流浪地球2》富有诗意和感情,尤其表达了中国式的浪漫和价值观。我们可以看到华夏道德文化的科幻化呈现。中国艺术注重感情的抒发,这部电影中的亲情、友情、爱情、师徒情、手足情、战友情,以及跨越种族的人类大爱都得到了比较充分的书写。中国提出的“移山计划”就有不惧万难的愚公精神。中华文明自古尊崇“牺牲小我,成就大我”敢于牺牲的英雄主义,强调团结和彼此关爱的价值,五十岁宇航员集体出列,慷慨赴死,为了全人类的命运慷慨赴死的场面给无数影迷留下深刻印象。在我们自己的科幻片片中,插入中国人情人性、中国幽默感、中国意境美,会让观众产生莫名的亲切感和自豪感。在叙事方式上,这部电影也有中国特色,影片凸显各个时间节点,“2044年太空电梯危机,2058年月球坠落危机,2075年木星引力危机,2078年太阳氦闪危机;用2500多年的时间驶向距离地球4.2光年的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寻找新的家园……”不仅营造了紧张的倒计时气氛,其内涵也受中国美学的浸染,中国文化中有强烈的时间意识,中华艺术中善于通过对时间的表达来实现对道德空间和心灵空间的探究;因为中国人认为只有在永恒时间流动中,生命才能超越当下,所以不能只顾眼前的得失,而应将生命融合在无尽的历史长河和宇宙万物之中。

科幻电影不仅是娱乐和哲学,更是意识形态,不同话语主体借助科幻电影变相地取得关于人类未来的话语权。在以前,中国在这个领域是缺少演绎未来的机会,但是自从有了《流浪地球》,我们开始开辟这块阵地上属于自己的领土。影片中,中国思想、道德、文化,中国人的形象、美食、风景、俚语的植入,就是向世界介绍一个崭新的甚至是未来的中国。

今年春节档的影片有个小小的共性,除去一部喜剧片之外,都多少带有一种悲壮意识。疫情或多或少给每个人留下了内心的印记,在灾难面前,我们对于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词汇的认知比以往更加具体、丰富和深刻。这些体验映现于今天以及以后的银幕。需要说明的是,悲壮不是悲观,而是表达了对某些精神内涵的高度认同。

“流浪地球”系列虽然只有两部,但我已感觉到它与西方的科幻电影有很多明显不同,也许我们已经有必要讨论什么是“中国式科幻美学”。就目前的观感,我现在只做如下简单的归纳梳理:中国科幻美学,在逻辑理性中永远为道德和心灵留存净土;在幻想中脚踏实地思索人类的归宿;以悲壮意识扩充和加持奇观体验;以科学之精神实现人文之关怀;以充沛的情感表达生生不息的信念和生命至上的价值观;用和平、和谐、融合化解对抗、冲突、偏见;以幻想书写历史,用历史推演未来,以道德诠释理想。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