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脑细胞》:詹妮弗·洛佩兹美国R级惊悚片,变态且惹人注目

刚开始看这部影片时,以为不过是一部意识型的科幻片而已,没想到看完之后才发现,应该和《沉默的羔羊》类似,算得上一部心理学片。只不过是借鉴了科幻元素而已。

不得不说,这个导演的电影绝了。美的很高级,之前看过导演的《坠入》,同样的,也是美的很高级,这就是一个更高级的电影,配色很高级。

这部电影是运用油画的手法呈现出来的哥特风格的电影,而且电影运用完美的背景,多重变换,美轮美奂,体现出来了杀手和咨询师笔下不同的内在的心灵世界,大手笔的制作,让观众感受到了一种华丽的视觉空间,丰富了人们的想象力,电影清晰地告诉观众,这部电影中,凶手就在哪里,我们甚至不是来抓凶手的,我们是来与凶手进行心灵沟通的。人之初,也许没有那么多的罪恶,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有些人物一步步地变得罪恶起来,有些人物变得残暴了起来,这些大抵都是生命吧。

所以这部电影不仅仅是美学,这部电影也是艺术。

今天就带大家看看这部由詹妮弗·洛佩兹主演的美轮美奂到令人瞠目结舌,却又邪恶肮脏,变态到极致的大尺度惊悚片——《入侵脑细胞》The Cell

故事由一个变态连环杀手卡尔·斯塔格引出。

由于刑侦破案并不是此片的重点,所以卡尔的犯罪过程也没有藏着掖着。

首先他会选定自己的目标——金发年轻貌美的女子,然后尾行直到目标落单,将其绑架。

接下来,女孩会被关进某个废弃仓库的大水缸里,有吃有喝的供着,只不过每隔一段时间,水缸就会喷水,灌满后再放掉,以此来折磨女孩。

折磨的过程会被监控拍摄下来,48小时后,水缸会将女孩淹死,而这一切都是自动化运作的。

卡尔这样做除了折磨受害者外,也是为了将受害者“清洁”干净。紧接着,卡尔将女孩的尸体带回家,用消毒水继续“清洁”。

最后,卡尔把尸体平放在铁板上,将自己用铁链吊起来,面对着尸体,伴随着录像机放出的被害人惨叫声,达到终极的高潮。

完事后,卡尔则会随意将尸体弃之野外,不留任何证据。对了,虽然卡尔是个变态杀手,但他还是正宗狗奴,爱宠白色汪星人长这样~

当第七具尸体被发现时,当地警局无奈找来FBI协助调查,经验丰富的彼得探员第一时间便赶赴了抛尸现场。

不同于以往完全不留痕迹的手法,这次卡尔犯了一些错误。他的皮卡擦到了高架桥的护栏,留下了墨绿色的油漆。尸体上则发现了一根患有白化病的狗的毛发。

根据这些线索(患白化病的狗非常少见),警察们很快便锁定了凶手卡尔。

常年追踪变态杀手的彼得,从这些貌似故意留下的线索中,还推断出凶手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他留下这些破绽,是为了让人来阻止他,因为他无法控制自己。

FBI很快就锁定了卡尔的住址,果然彼得的推断是正确的,他并没有反抗,在警察破门而入之时已经昏死了过去。

事情当然不会就此结束,此时警察接到报案,又有一个女孩贺莉莉失踪,可以断定也是卡尔所为。但是女孩并不在卡尔的家中(如前文所说,是被关在某个废弃仓库里),也没有任何线索可以知道女孩在哪。

警方必须在不到48小时的时间内找到女孩,否则她将有生命危险。卡尔此时却没有任何能苏醒的迹象,医生是这样解释的:

简单来说,卡尔天生就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现在因为某种诱因完全昏迷了,不知道能不能醒来,就算醒来也可能完全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此时,就轮到女主角来救场了。

凯瑟琳是一位儿童临床医学家,供职于一家研究大脑的医疗研究机构。

她的任务是通过高科技手段进入患者的大脑中,与精神意识的具象直接交流,治愈他们的心理疾病。

凯瑟琳的长期治疗对象,正好也是一个因为严重精神分裂而陷入长期昏迷的小男孩。

FBI找到了这家医疗机构,要求他们以这种治疗方式尝试获取被囚女孩的地址。凯瑟琳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进入他人的大脑对自己的大脑也会产生影响,何况这还是要进入一个变态杀手的大脑。

如果在他人的大脑内死亡,自己也可能会“脑死亡”,毕竟目前还是研究的初级阶段,很多可能性都还没有被证实过。

但是FBI得到了机构高层的许可,这次尝试势在必行。

于是,凯瑟琳小心翼翼的进行了第一次“进入”。接下来,真正的大片开始上演。

卡尔·斯塔格的潜意识里非常阴暗潮湿。

导演通过慢镜头展示了下面这个场景——喷涌鲜血的浴缸旁,一只黑狗抖落着身上的血水。

我们常常用大卸八块来形容分解尸体,但在卡尔·斯塔格的潜意识里这太小儿科了。它可以把一匹马成片平均竖切。

注意看,马身体内部的器官还在跳动。

就问你,震撼不震撼?!不仅如此,卡尔·斯塔格的潜意识里还有很多扭曲的女性尸体玩偶。

一整套看下来,有没有觉得很恶心?在这个世界里,卡尔·斯塔格是绝对的邪恶帝王。

他的每一次出场,都能让你目瞪口呆。

或者是被吓到——

或者是被导演惊人的美学造诣所征服。

想从这样的卡尔·斯塔格身上得知被囚女孩的下落基本是不可能的,必须要勾起卡尔·斯塔格的善念。

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反映的是色彩斑斓的外部世界。潜意识里如此黑暗瘆人的卡尔·斯塔格,在同区别于自我的他者相处之时,一定有过不堪回首的惨痛经历。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阴影。

给他这些阴影的不是别人,是他的父亲。在卡尔·斯塔格幼年之时,母亲抛弃了他,他受到父亲无尽的殴打与折磨。打碎个盘子,就会被父亲破口大骂;

玩个洋娃娃,就会被父亲奚落成基佬。

父亲还曾经用熨斗烫卡尔·斯塔格。

在进行浸礼的时候,卡尔·斯塔格几乎心脏发作,是父亲把他拉了上来。但是,回家后的当晚,父亲就打断了他三条肋骨。

出于对父亲的了解,当卡尔·斯塔格遇到一只受伤的小鸟时,他在父亲发现之前就在洗脸盆中将小鸟淹死。他认为,这样做是拯救了小鸟,使小鸟免于更大的痛苦。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卡尔·斯塔格会沉醉于将女孩溺死于水的行为之中。在他眼里,这是一个庄严的仪式,是对弱小生命的超度。

综上,我们可以全面了解卡尔·斯塔格的人格了。母爱的缺失和父亲的残忍,让卡尔·斯塔格自幼胆小懦弱,缺乏安全感。

在长期被施暴包围的成长环境中,父亲的暴虐心理影响到了卡尔·斯塔格对他人的反应。

卡尔·斯塔格学会了用父亲的方式进行自我保护,并将满身的愤恨与欲望诉诸于更为弱小的女孩身上。

把女孩当做玩偶,既是他对母亲不满的报复性转移,也是长期受虐施虐所导致的扭曲的快感达成机制。所以,要唤醒卡尔・斯塔格内心的良善,就必须唤醒他心灵深处的小男孩。

让这个小男孩的意志,战胜潜意识里那个邪恶帝王的意志。

毫无疑问,这需要凯瑟琳恩温暖的呵护与真切的疼爱。

只有母性爆棚的她,才能最终使小男孩化解怨气,不在担惊受怕。

当然了,在这其中,作为卡尔·斯塔格长期相伴的狗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要不去前文也不会故意提它。

具体怎么回事,就请大家到电影中去看吧。

故事的最后倒也没什么悬念,小男孩占据了卡尔·斯塔格潜意识的主导地位,里面出现了囚禁女孩的相关线索,女孩成功得救。

塔西姆·辛这部《入侵脑细胞》,看的就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想象力。

我倒觉得《The Cell》更像是一部图像视觉化的心理学悬疑片,多看几遍,确实回味无穷。

精彩推荐